www.99ro.net 收藏本站,请使用Ctrl+D进行收藏 | 留言反馈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一位有受虐倾向的少妇
一位有受虐倾向的少妇
广告
窗外雨势渐弱,卧室里空气浑浊。

  耀眼的灯光将鹫尾的身影投射到雪白的墙壁上……那影子扭曲、模糊。

  鹫尾居高临下、得意洋洋地俯视着自己的“作品”。

  他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来学习这套“捆绑术”……眼下终于派上了用场。

  只见雪绘的两只手腕被反绑在背后……

  她的两只脚腕也被牢牢的捆绕在一起……

  还有一条粗糙的麻绳将她的胸脯结扎成“∞”字形……一对白葫芦般的乳房在麻绳的紧勒作用下绷成两个大肉球。

  在“作品”的“制造”过程中,雪绘一直保持着顺从、配合的态度。

  唯一的请求是别捆得太紧,否则血液不流畅,身体会麻木的。

  “你不是要折磨我吗?如果身体麻木的话……就感觉不到痛苦了……”

  “啊……你已经在期待着痛苦了……”

  鹫尾又从柜子里取出一堆小玩意儿。

  蜡烛、火柴、牙刷、电动自慰器、电动跳蚤、细若发丝的银针……还有一把闪动着冰冷光泽的金属工具,形状酷似塘鸭的嘴巴。

  雪绘是生过孩子的女人,她在产房里见过这样东西……她知道,这叫腔孔扩大器。

  不管用什么……快来折磨我吧……

  雪绘烦躁不安地扭动着身体。

  难道……我有受虐的倾向……?

  雪绘属于那种文化修养较好的知识女性。

  她阅读过《皮衣爱神》、《贾斯汀》、《O 娘》……等SM小说。

  虽然她尚未尝试过施虐或受虐的滋味,但阅读使她对性事产生了病态的渴望。

  “雪绘……你是性欲很强烈的女人啊!”

  “讨厌……你怎么会知道……”

  “看你的阴毛……又黑又亮……又茂密……”

  “别说了……真难为情……”

  “还有你的阴蒂头……”

  “嗯……”

  “比别的女人饱满……你应该经常手淫吧……”

  “哦……鹫尾君……别再侮辱我了……”

  “嘿嘿……奇怪的是……你的阴户周围……一根毛都没有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要我评价一番你的阴户吗?”

  “鹫尾君……你……”

  “三十多岁的女人……还生过孩子……竟然保养得这么细嫩……”

  “啊……”

  “可惜的是……阴唇太肥厚……颜色也比较深……”

  “你……你要是不喜欢的话……可以去找那些十七八的女孩……”

  “是在说你的女儿吗?”

  “不……不是……你可真讨厌呀……”

  “别生气……其实你的阴户也很性感……不过我更喜欢你的屁眼儿……”

  “嗯……”

  “你的屁眼儿……真叫我爱不释手啊!”

  鹫尾小心翼翼的将“鸭子嘴巴”伸进去……

  火热的膣腔接触到冰冷的金属外壳……雪绘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噤。

  鹫尾继续……继续往里深入……

  温暖的皮肉散发出湿热……使金属表面笼罩着一层雾气……“鹫尾君……到底了……”

  雪绘提醒鹫尾。这时“鸭子嘴巴”已经进入了十公分。

  “嗯……真是一个深邃的肉洞啊!”

  鹫尾开始压缩“膣孔扩张器”的把柄。

  “天哪……好难受……”

  雪绘的阴道被扩大,里面的嫩肉清晰可见。

  “颜色真漂亮……还在蠕动……想要吃东西的样子……”

  鹫尾固定了把柄,然后把毛笔拿在手中。

  “让我来练习一下书法吧……”

  笔尖蘸了些蜜汁,然后在蠕动的嫩肉上书写……“Wa - Da - Si - Wa ……”

  雪绘的屁股立刻不安地扭动起来……

  “A - Ri - Ga - Do……”

  笔尖虽然柔软,但阴道里的肉实在是太娇嫩、太敏感了……“啊……鹫尾君……住手……住手啊……”

  鹫尾充耳不闻,接着自言自语……

  “Yo - Ro - Si - Ku ……”

  雪绘顿觉下体奇痒难搔,只能躲闪似的把屁股扭来扭去……“看啊……出水了……出水了……”

  鹫尾兴奋地目睹了粘稠的蜜汁从粉红色的嫩肉里沁出的过程……“我要看看……你到底能出多少水……”

  鹫尾兴致勃勃的取来一只酒杯,将它放在雪绘的阴唇下方……“小心啊……别把杯子弄倒了……”

  只见几粒水珠吧嗒、吧嗒地滴进酒杯里。

  “不行……效率太低了……”

  鹫尾又拿起电动跳蚤,启动开关……那些乳白色的小精灵开始活跃起来。

  “进去……进去咬她……嘿嘿……”

  小跳蚤按先后顺序一个接着一个……钻进雪绘的体内。

  “嘶……嘶……”

  雪绘只有使牙缝“嘶嘶”地抽吸冷气的份儿了……“果然见效……”

  淫水变成了一条直线,淅淅沥沥……很快就蓄了小半杯。

  “再把这个插进去吧……”

  鹫尾跟变戏法似的,手里又多了一根比手电筒还要粗大的黑色自慰器。

  “不……不……太粗了……”

  雪绘一见之下,吓得魂飞魄散,连嘴巴都合不拢了……“没错,的确很粗……是给那些超级淫妇使用的……”

  鹫尾毫无怜香惜玉之心,硬生生的塞了进去。

  “怎么样?很过瘾吧?”

  鹫尾撤出膣孔扩张器……因为已经不需要了……雪绘的阴道被这根硕大无比的东西塞得满满当当。

  “请集中注意力……我要通电了……”

  鹫尾残酷地将手柄上的电纽按下……

  “嗷……”

  自慰器发出“嗡嗡”的响声,开始收缩、旋转,震荡着雪绘的四肢百骸……“看……已经有半杯有多了……目标是一满杯!”

  鹫尾暴露出原始的本性……两眼充血,鼻翼翕动,牙齿咬得嘎吱嘎吱作响。

  “还有这里……”

  鹫尾的目光投向两片小阴唇的交汇点……

  “哦……好美的小珍珠啊……”

  只见那娇嫩的阴核顶开了阴核包皮……湿润饱满……散发着妖艳的诱惑……“雪绘……我的宝贝……”

  鹫尾拈起一根银针……细长的银针在他的手中簌簌颤抖……“我爱你……我爱你的肉体……”

  鹫尾用自己脸颊摩挲雪绘的阴毛……那根黑色自慰器在他的眼皮底下“嗡嗡”

  扭摆……雪绘的大阴唇被这橡胶棒撑得左右翻开,那晶莹的嫩肉也拥挤出来,像吸血水蛭似的黏在黑色橡胶上……这番绮丽的景色使鹫尾心旌摇曳……他吐出舌头……用舌尖儿挑逗阴核……阴核是女人的龟头,是女人最敏感、最娇嫩的部位,布满了丰富的毛细血管……一旦受到刺激,立刻充血,并把快乐的信号带给千千万万根神经……于是雪绘忘情地呻吟起来……体内的血液“哗哗”地作响,就跟开了锅似的……雪绘活了三十五个年头,跟一百多个男人上过床。其中不乏性爱高手,但没有一个能像鹫尾这样精致地玩弄……玩弄身体的每一处细节……雪绘不得不在昏乱中发出由衷的赞叹……“鹫尾君……你真会玩女人……”

  然而……雪绘却没有看见……鹫尾的手指拈着那细长的银针!针芒在阴核上轻轻一刺……雪绘就跟触碰了高压电一样,娇躯一颤……“啊……”

  鹫尾更加兴奋,原本还在颤抖的手腕忽然稳定了……他的手指微微一沉……锋锐的针芒刺透了阴核的薄皮……“嗷……”

  雪绘像龙虾掉进沸水里……连脚趾头都抻直了……疼痛无孔不入,但异样的快感也激荡着数以亿计的细胞……她的阴道随之痉挛,就跟拧毛巾一样,挤出唏哩哗啦的一滩淫液……“哦……都溢出来了……”

  鹫尾端起君度杯,杯中荡漾着雪绘的阴道分泌物……这是女人的爱液啊!它有一股似腥非腥、似臊非臊的气味,颜色浑浊,仿佛是一团微生物在缓缓蠕动……“这么多水……难怪书上说女人是水做的……”

  鹫尾先闻香,后观色,满脸陶醉,竟全然不顾雪绘的痛苦感受……他轻轻地呷了一啖,却舍不得咽下……含在牙膛里仔细品咂,啧啧有声。

  “好味道……像牛奶一样滑腻……”

  雪绘……已经没有心思来接受鹫尾的赞赏了……那些恼人的小跳蚤……那根震荡不休的巨大橡胶棒……使她血脉贲涨……不能自抑……更何况还有一根颤巍巍的银针刺在柔嫩至极的阴核上……“来……亲爱的……难道你不想尝尝吗?”

  鹫尾又含了一口,然后把自家的脑袋凑过去……吻在雪绘的唇上……雪绘下意识地逃避……但鹫尾坚决地封堵着她……而就在这时候,性高潮汹涌澎湃地……降临在雪绘的身上……雪绘感受到了极至的欢愉!她的灵魂在融化……融化成一团奔腾的雾气,随着淋漓的汗水,从千千万万个毛孔里渗出……不消说……她回吻了……她贪婪乃至疯狂地吸吮,与鹫尾共享自己的爱液……“看……看把你美的……”

  鹫尾的口舌赶紧撤退……他知道高潮中的女人就跟发了情的母兽一样……已经失去了理智……同时他也知道……此时此刻,亦是占有和征服一个女人的大好时机!

  “亲爱的……我要享用你了……”

  说罢,鹫尾仰起脖子,将杯中的爱液一饮而尽……他的喉咙里发出咕咚咕咚的连续响声,那液体也像一条热线似的直通到肚子里……他放下酒杯,也顾不得擦拭嘴角上的水珠了……顺势举高雪绘的双脚,叫她的脚心朝天,而那肉感的屁股和湿润的屁眼儿便无私地奉献了出来……鹫尾调整了一下身体的姿势,使自己的肉棒和雪绘的肛门成一条直线……“啊……啊……”

  也许是很久没有肛交过了……鹫尾忽然间兴奋得掌心冒汗……龟头在汁水狼籍的屁眼儿上滑动……却使不出临门一击的力气……“鹫尾君……我要……我要啊……”

  雪绘饥渴地呼唤着……性欲的高潮还在翻翻滚滚地冲击着她……最终冲破了理智的闸门……那匹叫做“淫荡”的野兽开始放肆……在她的体内横冲直撞……“干我!把我干穿!求你了……”

  雪绘主动地耸动屁股,要求肛交……虽然她还从未领略过个中滋味……但女人的本性就是容纳啊……容纳男人的命根子……不管用什么容器……“好吧……我这就成全你……”

  鹫尾兴奋到嗓音嘶哑……他将全身的精力都集中在龟头上……使劲儿往前一冲……终于成功了……雪绘的“肛门之花”也终于妖媚地盛开了!

  “啊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雪绘的眼眶里溢出了泪水……不是因为痛苦……适才的浣肠已使肛门变得松弛……残留在里面的甘油依然起到了润滑剂的作用……所以插入并无不适……雪绘是因为那份无法言喻的充实感而流泪……是的……充实……又粗又长又坚硬的阴茎啊!将那条狭窄的肉径塞了个满满当当密不透风……而且还在缓缓的向最深处推进……再加上那根巨大无比的橡胶棒……在阴道里伸缩、磨擦、震荡不已的橡胶棒……试问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能比“双管齐下”更叫女人舒服、快活呢?

  所以雪绘哭了……她恨不得把身体上所有的眼儿、洞儿都奉献出来……让鹫尾狠狠地抽插!

  “真好……夹得这么紧……”

  鹫尾的脸上荡漾着一种梦样的光辉……兴奋得眼角在跳……雪绘的肉质太细腻了!就像一团凝固的酥油……包裹着滋润着阴茎……鹫尾一边细致地感受,一边忘情地亲吻……亲吻那双小巧玲珑的脚……脚心柔软,显露出淡蓝色的脉络……脚趾头生得很秀气,脚趾甲修理得干净整洁……“真想咬你啊……唔……”

  鹫尾张开嘴巴,噙住雪绘的大脚趾,津津有味地吮了起来……“哦……鹫尾君……用力……用力……”

  雪绘在嗥叫,在使劲儿地颠荡屁股……主动邀战……于是鹫尾不动不快了!

  他开始作活塞运动,并渐渐提速……他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……最后不是在抽插,而是在勇猛地冲刺!他那肌腱结实的大腿撞击着雪绘的屁股蛋,撞出一连串清脆嘹亮的响声……“天哪……我……我又来了……”

  前一轮波涛尚未平息,新的浪潮又轰轰隆隆排山倒海般的……吞没了雪绘!

  她疯狂地挣扎……歇斯底里地甩动头发……她的括约肌在痉挛……收缩……恨不得变成一把老虎钳子……钳断鹫尾的阴茎!

  “你……你要夹死我啦……”

  雪绘的狂野和激烈震撼了鹫尾……他不再吸吮脚趾了……他的身体就跟一堵墙似的塌下去……压在雪绘身上……然后拈起两根银针……“别……别动……”

  鹫尾用蒲扇般的左掌按住雪绘的右乳……可怜的美乳被柔韧的绳索绷得几欲爆裂……活象一个吹弹可破的薄皮气球……那粒黑枣似的大奶头硬邦邦突突跳动……像是在等着谁去咬它一口的样子……鹫尾呼哧呼哧地喘息……同时,将那锋锐的银针刺进奶头里……“嗷……”

  雪绘激泠泠地浑身一颤……只见一缕红艳艳的鲜血顺着雪白的乳坡滑落……红白相映,煞是凄丽……“真美……”

  鹫尾舔了舔干燥的嘴唇……右手拈着最后一根银针……左手捏着雪绘的另一粒奶头……残忍无情地……深深刺入!

  “痛……啊……”

  雪绘嘶哑地喊叫出这两个字……被压在背后的手指死死地揪紧了床单……脚趾头也翘了起来……浑身上下没有一块肌肉不在簌簌颤抖……“哦……我……我要射了……”

  鹫尾一把拽住雪绘的黑发……就像拽紧了缰绳一样,拼命地……往自己怀里拉……同时腰板发力,狠狠地……向前一撞!铁棍似的阴茎撞进最深处……他觉得雪绘的肉洞像一口锅炉……烫得他头昏脑胀……体内的血液犹如沸腾的开水……带着一股无法忍受的热气,一直冲到下腹,冲破了闸门……于是黏稠的白浆激射而出……“哦……”

  这一记强有力的撞击把雪绘送到了九霄云外……她的头部嗡的一声,眼前金星乱飞,耳朵眼儿里像有千万面皮鼓在一齐咚咚咚敲响……然后她软绵绵地瘫痪在床上……身子就跌进无边无际的黑暗里去了……菊穴物语-four大雨接连不断的下了三天,然后停了,然后晴了。

  雨后的阳光分外明媚,天空分外明净,万里湛蓝如洗。

  于是上野的樱花也发狂似的烂漫起来……放眼四顾尽是随风荡漾的绯红波浪……馥郁的花香中人欲醉,把空气亦酿成一盏泼翻的美酒……星期天,公园里摩肩接踵的,都是赶来赏花的游人……其中有两位女性,尤其的引人注目……她们的容貌近似,都有着妩媚白净的脸孔,身穿裁剪简单、熏衣草色的和服,显示出玲珑妙曼的身体曲线。

  “妈妈,您走累了吧?咱们坐下来歇会儿……”

  女儿体贴地搀扶着母亲。

  “唉……到底是年纪大了……才走这么点儿路就觉得累了……”

  母亲微笑着叹气。

  “您在说什么呀……什么年纪大了……您看起来就像是我的姐姐……嘻嘻……”

  女儿拿母亲打趣。

  “胡说……我已经三十五岁了……就跟这樱花一样……进入了快要凋谢的季节……”

  母亲的目光紧随着那些在风中飞扬的落花,心头泛起伤感的情绪。

  路边有一张供游人小憩的石凳。母女俩向它走去。当母亲的屁股挨着石凳时,突然眉头一皱,下意识地“哎哟”了一声。

  “妈妈……您怎么了?”

  “没什么……”

  “嘻嘻……您不说……我也知道……”

  “你……你知道什么?”

  “妈妈……您这两天……好象生病了似的……”

  “嗯……我是有点儿不舒服……”

  “哪里不舒服?是不是屁股……”

  女儿撒娇似的搂着母亲,在母亲的耳畔吹气如兰。

  母亲的脸腾地红了……她又回想起三天前的那场疯狂……当她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,她就像是被抽了筋、剔了骨一样……两只奶头和一粒阴蒂都在火辣辣的作痛……而阴道和屁眼儿已经失去了知觉……仿佛它们都不属于自己……男人坐在一旁,一边吸烟,一边抚弄她的秀发……“妈……那个鹫尾先生……他真的很厉害吗?”

  “住嘴……别瞎说……”

  “能把妈妈弄病的男人……一定很凶猛哦!”

  “小百合……”

  “有机会的话……我也想见识见识……”

  母亲闻言,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……她心说……我的小女儿呀……你怎会知道……邪恶的……吸引力!


  【完】
广告
广告